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南村的园地

 
 
 

日志

 
 

转载:《历史光影中的华北神学院》(第三版)序二  

2017-05-09 17:41:41|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光影中的华北神学院》(第三版)序二

王德龙

很欣喜地得到赵曰北先生的《历史光影中的华北神学院》第三版即将付梓的消息。该书是曰北先生多年辛勤努力的结果,在史学界、教会界已引起很多关注,赞誉有加。我读此书深感曰北先生治学严谨、选题独到,既有史学价值,也有现实意义。

就学术界的中国基督教史研究而言,《历史光影中的华北神学院》有一种特别的意义,它显示了基督教研究全球地域化背景下的“内史”转向。众所周知基督教问题因为关涉政治,所以学界研究多小心谨慎,经常采用“现代化”范式或“文化交流”范式,发掘基督教对于中国现代化的作用,有意无意的将中国基督教史研究发展为“关于中国基督教”的“外史”研究,而对于教会史等方面的“内史”研究则较少。但是从现存史料和国际基督教史研究传统来看,抛开基督教会自身发展历程、忽略宗教信徒内在精神世界,或者否定本体论层面的神学探究,在某种程度上都会导致中国基督教史研究对外失声于国际基督教学术共同体,对内则堙没分散、沦为主流史学的注脚。然而基督教文明是世界文明的一极,全球化视野必然要求中国基督教史研究要夯实其作为世界文明起源的本体身份特征,所以转变“外史”研究的临时策略行为,关注“内史”研究的本体基础元素,是建构中国基督教史独特学术身份的重要途径。《历史光影中的华北神学院》符合这种建构的需要,对于实现中国基督教“内”“外”史研究的综合平衡具有意义,并且对于中国基督教“基要派”的研究也是一大贡献。

进一步讲,《历史光影中的华北神学院》对已有的“内史”研究也有开拓意义。过往中国教会史的研究多从人物入手,对于教堂、神学院等缺少系统发掘。普遍印象下中国的神学院校以燕京大学宗教学院和南京金陵神学院为代表,虽然堪称“双峰对峙”,但至今未有一本这方面的专著。而且这两所院校以“自由派”神学思想为主,虽然学术方面颇值得称道,但对于中国处境下的基督信徒而言,却有曲高和寡、信仰不纯之嫌,所以学界关注虽多,但对于宗教界,尤其是一般信众,其影响力有限。华北神学院则是近代中国“基要派”的大本营,因其强调信仰的纯正与坚守,致力于解经布道和传道人培养等工作,所以在宗教界影响颇大,传承深远。赵曰北先生发掘这段隐逸的历史,无疑是重新建构了近代中国基督教史的多面状态,由此也重现了近代中国神学教育“三足鼎立”的局面。尤其是以专著的形式系统研究,无疑是走在了神学院校史研究的前列。另外,如果我们把该书放到全球史视野下来审视,则其选择的主题还具有全球史的特征。发掘的是滕州一地遗迹,探讨的却是基督教全球化问题,在中国一个县域内呼应了世界基督教基要主义运动的发展变迁,无意间将中国地域史研究融合到世界文化史的范畴。这一点从加拿大、美国、英国、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港台等地教界、学界对该书的反映也可以体会,宗教情感的凝聚共鸣与先辈历史的纪念情怀,打破国界、跨越时空,在内容和方法上都凸显了全球史特征。坦白地讲曰北先生本人未必有这样的主观努力和史学意识,但是最终却实现了全球地域化的结果,这只能说明华北神学院的历史本身具有建构全球史话题的基因。当然对中国基督教的研究并非史学界一家独揽,哲学、宗教学、社会学、文学、政治学等也广泛参与。就整个学界而言“中国化”问题依然是核心话题,华北神学院的“外国传教士”与“中国传道人”共事,“神学”与“国学”并举,“齐鲁地域传统文化”与“北美外来异质文明”并存的特点,为研究基督“中国化”提供了很好的平台,《历史光影中的华北神学院》无疑这种后续研究奠定了基础。

《历史光影中的华北神学院》除了其学术价值之外,对于滕州国际化战略也有重要意义。滕州自古交通便利、文化发达,目前已是全国百强县,推进自身地域发展国际化是大势所趋,也是滕州百万人民的福祉所在。滕州依靠墨子和鲁班等中国传统文化资源,在国际化道路上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就。华北神学院相对于班墨传统文化,在时间上它属于近代,由其所产生的国际联系、宗教神圣等元素,足以将滕州化身为世界基要主义运动的焦点,在中国范围内可以凭“保守派”大本营的文化特点媲美北京、上海、南京等地;在世界范围内则可以借“基要派”形象比肩北美普林斯顿神学传统,进而传承欧美改革宗、弟兄会等因素,凸显滕州对内是中国基督教保守派的文化圣地,对外则是世界基督教文化的中国驿站。所以赵曰北先生对华北神学院的研究,委实是为滕州深度国际化发掘了一个重要的文化资源。至于滕州如何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班墨元素与世界文明体系中的华北神学院结合起来,我以为学术界提出的“以耶解墨”“耶墨对话”等方式都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思路。如若实现,则前有张知寒教授继“墨学”成就滕州墨家文化的中心地位,今有赵曰北先生弘“神学”建构滕州世界文明的对话平台。二人倾力承圣统,双玉辉映促发展。相信滕州必因《历史光影中的华北神学院》一书而在国际化腾飞的道路上又添有力的一翼。

赵曰北先生并非专门从事中国基督教史研究的学者,然而其著作选题新颖,前承姚西伊教授对在华传教士基要主义运动地域因素的研究,外合港台邢福增教授等对中国本土基要主义者的关注,在当下又契合了大陆基督教研究中的“文明对话”趋势和“中国化”主张。选题无心插柳,却又自然成荫,透视出华北神学院在学界的焦点价值。在史料搜集方面,曰北先生谦逊真诚,借滕州地域优势联络凝聚了一批教界、学界朋友,不仅参考已有研究成果,而且广泛搜集报刊古籍,查阅档案材料,深入田野调查,多方深度访谈,遂形成系统的文字、图片、实物、音像等史料。在材料处理、宏观架构上又得王学典等史学大家的指导,整本著作内容丰富、结构严谨,堪称学术规范之楷模、民间史学之大成。更值得一提的是曰北先生纯粹出于对家乡的热爱及寻求历史真相的情怀而著述,牺牲个人休息时间奉献于地方文化发掘,以业余爱好成此历史专著,述史不为名利事,著书不为稻粮谋,着实令人敬佩。这种史学动机也保证了《历史光影中的华北神学院》一书能够朴实记录、言之有据、客观陈述,其建构的华北神学院历史形象虽然稍欠理论创新,但确是学界璞玉,相信会引发更多的人进一步发掘整理,并使之大放异彩。               

                                                                                   2017116

(王德龙:淮北师范大学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