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南村的园地

 
 
 

日志

 
 

转载:赵曰北《历史光影中的华北神学院》第三版后记  

2017-05-15 18:43:34|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春节过后,在美国工作的宋培林先生于华北神学院微信群里,提供了赫士孙女玛格丽特?霍利斯特(Margaret Hollister)著有《在中国的传承:一部回忆录》这一重要信息,并分享了赫士的几张照片。我知道有关赫士和华北神学院的资料向来十分难得,有时费尽周折也仅能得到并不一定可靠的只言片语。玛格丽特出生于1917年,赫士去世时她已27岁,并且曾就读于燕京大学历史系,我深信以她的身份经历和专业素养,这本书应该是研究赫士和华北神学院可靠而权威的参考资料。没能借鉴书中的成果,对于《历史光影中的华北神学院》来说是个很大的疏漏,对我来讲则是令人坐卧不安的遗憾!我立刻把这个消息转告给就读于伊利诺伊大学的傅贺博士。傅贺理解我急切的心情,很快就把书从大洋彼岸万里迢迢地邮寄过来。

拿到书之后,我就萌发了修订第三版的念头。这本小书20159月初版,两个月以后再版,时间非常仓促,有些错误没来得及修正,有些资料也没能增补。静下心来修订出较为完善的版本,弥补诸多的缺憾,以不辜负众多热心人的关注,看来是势在必行的了。

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修订了,所以想着尽我所能把书稿整理得丰富一些。我知道,1942年之后以费城为中心的北美地区是华北神学院外籍教牧人员和校友集中的地方,而上海则是1950年之后中国籍教牧人员和校友重要的集散地。本书第八章谈文脉精神的赓续,不涉及这两个师生相对集中地区,是很大的残缺。我把自己的感想告知了熟悉情况的毛大龙教授和冯贤牧师,并获得他们的宝贵支持。毛教授以严谨的态度,讲述了华北神学院美国理事会19421969年的运作情况。理事会成员念念于斯,他们恢复华北神学院的热诚以及为此付出的巨大努力,令人肃然起敬。冯牧师所著《沪上拾遗》,是神学院师生在上海这座大都市近七十年持守抗争的缩影。在有限的篇幅里,冯牧师以含蓄洗练的笔墨,呈现了一条信仰的主线。这两位先生是历史的见证者、参与者,他们的加盟相助,是本次修订的重大收获。

为了进一步收集和查证相关资料,我又两次前往南京。王秀清老人已经94岁,是华北神学院在无锡期间以及合并到金陵之后的见证人,也是老一代教牧人员中唯一健在的一位。老人睿智机敏,侃侃而谈,回忆在无锡期间生活细节,模仿陆旋老师口吻,风趣幽默,惟妙惟肖,使人仿佛又置身于那段安宁明净的岁月。丁玉璋院长在潍县时期即追随赫士在神学院就读,是我所了解的唯一一位与华北神学院三十三年办学历史相始终的坚定的守护者。在他儿子家里,我看到了赫士赠送的桌椅。这对桌椅在今天看来已显得有些粗糙和陈旧,但对于他们而言却是“传家宝”。斗转星移,世事难料,华北神学院作为一个办学实体虽然早已不复存在,但它的点点滴滴却散落在千家万户,它所传递的真理光芒和人间温情,一直被人们铭记和传扬!

近一年来,傅贺博士、英国爱丁堡宋继合博士、美国纽约王德利先生以及匿名的国外友人向我提供了不少英文资料。在山东大学图书馆张炳林老师的帮助下,我也收集到一些民国时期的相关英文报刊。把这些资料翻译出来,是此次修订的当务之急。问题是赫士以及华北神学院是保守派神学的代表,踪迹一向难觅,其中又涉及到复杂深奥的基督教人名地名、教义典籍、因果关联等等,没有相当的背景学识,单凭英文功底是远远不够的。为了保证翻译质量,我向山东大学胡卫清教授、曲阜师范大学徐庆利教授、诸城教会姜暖牧师分别求助,在他们的协调帮助下,杨青华老师、陈晓姝硕士、张江波博士、姬朦朦博士接受了这项富有挑战性的工作。他们不讲报酬,不顾烦劳,一丝不苟,及时认真地完成了各自的翻译任务。上海的胡承斌老师和李天鸽老师是“华二代”,对华北神学院有着深厚感情,长期以来他们家就是神学院师生联络聚散的中心。两位老师对华北神学院历史脉络及其细节的了解,是别人无法替代的。值得庆幸的是,这两年他们对我一直厚爱有加,有求必应。记得初版付梓之前,我专程到上海聆听胡老师的意见。他知道我来一趟不容易,顾不上中午休息,用整个下午的时间逐页逐段地向我反馈,从而避免了一些明显的错误。这一次,他们又慨然接受请托,负责审校这些艰涩冷僻的文字,反复掂量,切磋磨砺,再次付出了很大的艰辛。想起这些,我心里总会充满深深的敬意与感激!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文史哲》主编王学典教授,对我收集整理华北神学院历史资料的工作非常关心。20137月,当我第一次向他谈起资料收集情况及感受时,他以历史学家的敏锐眼光,断定这是一件很有意义很有价值的事情。听了他的话我备受鼓舞,坚定了把这项工作继续下去的信念。三年多来,王教授时常指导勉励,解惑答疑,给予了很大支持。现在,又于百忙之中惠赐序言,对于我真是莫大的鞭策和激励!淮北师范大学王德龙教授是研究教会史的专家,他在读博士期间对曾担任华北神学院副院长、院长的贾玉铭的生平及其灵命神学非常关注,共同的兴趣使我们成了交往颇多的好友。近两年来,他经常为我出主意、想办法,提供了很多帮助。而今在教科研任务十分繁重的情况下,又挤出时间为这本小书写了很专业很精彩的序言,殷殷之意,令人感动。宋继合博士对华北神学院一直非常青睐,我与宋博士仅有几次邮件往来,但他对我却格外关照,多次提供重要资料。得知我筹划出版事宜,他马上答应代为成全,并包揽了联络重任,倾注大量心血,拳拳盛情感人至深!

此外,还应该特别感谢王真光先生饱含深情的书评,许应许先生热心地撰文推介,沙柳老师一如既往的关心,辛世彪教授、孙清鼎先生提出修改意见;感谢复旦大学徐以骅教授、上海大学陶飞亚教授、清华大学程文浩教授、山东大学刘家峰教授、四川师范大学秦彦士教授、山大威海分校秦淮副教授、烟台大学陈惠春副教授、北京教会江登兴牧师、上海教会尹善新牧师、南京教会李兰成牧师、福建教会陈小勇牧师、四川教会黄落麦牧师、山东教会袁秀猛牧师、中国神学研究院王希成牧师、浙江神学院陈丰盛牧师、中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张德明博士、复旦大学石贵姬博士、复旦大学王德硕博士、内蒙古师范大学郭建福博士、上海大学王其科博士、香港建道神学院王潍州博士、香港信义宗神学院贺爱霞博士等专家学者给予的肯定和鼓励;感谢赵超雪女士、王亚拿女士、杜爱义女士、邓惠森女士、刘丰园女士、苏美灵女士、黄姣芒女士、衣淑凡女士、包惠远先生、尹宝爱先生、尹道明先生、张宝华先生、张佩义先生、高彼得先生、宋奎亮先生、魏世杰先生、孙文骥先生、王世乔先生、王式荣先生、徐国林先生、丁峰先生、史历先生、包加乐先生、桑登海先生、姬强先生、尹明先生等华北神学院校友及其家人为本次修订提供了翔实的材料。

平日里我想,自己何德何能,可以让年迈的老人、知名的学者、博学的牧师以及众多令人尊敬的知情者和热心人,共同劳心费力地为这本小书增辉添彩?我知道这都是因为华北神学院这个金光闪闪的名字吸引着大家,是华北神学院非凡的内在魅力和辉煌的办学成就激励着大家、鼓舞着大家。我本来没有资格叙说华北神学院的历史,是大家的鼓励和扶助督促着我步履蹒跚地走到了今天。

四年辛苦不寻常,书稿编就答君恩。谨此,把这本小书敬献给为华北神学院的创建和发展付出辛劳的前辈以及所有给予了关心和支持的人们!

                     2017220日

(转自赵曰北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