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南村的园地

 
 
 

日志

 
 

“花县”县令赵邦清  

2012-05-29 09:51:24|  分类: 夜阑集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万历三十五年(丁未。1607年)春天,常熟人钱谦益(牧斋)、嘉定人李流芳(长蘅)北上京城会试不第,沿驿道南归途经山东滕县,此时恰是阳春三月,但见滕县大道两旁繁花似锦,目不暇接,他们顿时被眼前的大好景色所吸引,于是并马而行,“贳酒看花”。

几年后,李流芳致信钱谦益回忆这段美好的经历,并附诗“滕县花开白似银”描述当时的情景。又过了十多年,钱谦益再到滕县旧地,触景生情,写下了《滕县寄长蘅》的长诗:“滕县春来花万树,花红花白夹烟雾……推寻旧迹如见君,花白如银咏君句……”

滕县的花木究竟有什么特别动人之处?竟让当年的文人学士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翻阅清代编纂的几部《滕县志》,可以看到滕县在那时因花木之盛曾有“花县”之称,为滕县赢得“花县”美誉的是明万历年间清正勤政的县令赵邦清。

赵邦清(1558-1622),字仲一,号乾所,明真宁(现正宁县)人,万历二十年(壬辰)进士,万历二十一年至二十六年任滕县县令。滕县(今滕州市)为古代滕、薛、小邾国旧壤,尤其是滕国,有“善国”之名,凡是翻阅过《孟子》的读书人行经此地,无不想起那个听从孟夫子之言推行仁政的滕文公。这里东部有山,西部有湖,中间是广阔的良田;优越的地理环境,使先民选择此处定居生活,成为早期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北辛文化)。明清年间,滕县从辖域到人口一直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大县;北京至南京直至福建、广东的驿道穿越其中,京杭大运河沿西部而行,交通发达,农商兴旺。赵邦清当年能够到滕县任职,应该说是颇受重用的。谁知他新官到任,正赶上了滕县多年不遇的“春旱,夏蝗,秋大水;次年大饥。饥馑者枕籍于道,人相食”(《滕县志》1990年中华书局版)的自然灾害,这对初入仕途治理一方的官员,不能不说是一种大的考验。

万历二十二年冬,遂昌知县汤显祖路经滕县时亲眼目睹了这一悲惨状况。他在《滕侯赵仲一实政录序》中说:“吾尝以于越长上计过滕,时公上事一岁耳。大祲之后,人大相食。”然而,三年后汤显祖再次经过这里,看到的却是另一种家庭富足、官仓积满的面貌一新景象。汤显祖惊疑了!于是留心打听了一下赵治滕县“三年有成”的举措,甚至还翻看了官库的账本记录,把前后数据作以对比。

原来赵邦清到滕县后经过明察暗访和深入思考,形成了一套切合实际的施政方案,既有短期救灾办法,又有长远致富措施;果敢决断,标本兼治。大灾之年,他“乞漕粟大府钱施其民”,不畏惧当地富贵不仁者的威胁、反对,重新丈量了土地,“凡得隐田并垦除数千顷,买牛千头,活饥民数万人,归流民数千户。”他慎重农事,到田入户指导、鼓励耕织;利用空闲之地,因地制宜广种果树和成材树木,使得“畛有桑枣”,“沟畔有槐柳,民饶果食、木材”;他还大兴水利设施,倡导开掘煤井。当地富贵不仁者对赵邦清的善政心怀不满,便“群汹而蜚言大吏”,大肆造谣诽谤。赵邦清不畏流言蜚语,依然坚持既定方案。有大户子弟故意毁坏新植的树木,赵邦清下令抓捕,罚以数倍补植。他“罚必而先贵,故民不犯”,新植树木很快发展到“数万株”。如此因势利导,令出法从,使滕县的农业经济在大灾之后得以快速恢复和提升。滕县三年的大变化使人刮目相看:“河洛之间,葱然一善国也”!汤显祖发自内心地叹服赵县令是“真学问,真经济”,把他看作是王安石式的改革人物。因此,汤显祖到了京城便极力推荐赵邦清可当大任。

在发展农桑的同时,赵邦清还非常重视道路整修和广种花木。滕州曾出土一块明代整修驿道的记事碑:“滕县系九省通衢而地势洼下,道路偏陷,每遇阴雨过客几於断行。知县赵邦清于万历二十三年十月内大加修理,自北界河起至南沙沟界牌止,共修理过官道一百三十里。”道路通畅了,他又带领滕人在路旁、官府、民宅栽植了大量的花木,使路经滕县的人为之眼睛一亮、精神一振。汤显祖说滕县:“所至桑阴常满,城壕半乃有莲荷香,若南方。”当地旧志记述赵邦清:“植树表道,自界河而南数十里柳阴蔽日,左右引泉脉为渠、艺藕花,行人出其中,香飘冉冉。真花县也。”明清时期,邹滕在驿道附近以河为界,界河北为邹县辖,界河南为滕县辖。入了滕县地,便是花木成行,荷花飘香,故有“花县”的美誉。

赵邦清在滕县既注重农桑经济,又注重环境治理;不仅在馆舍栽植花木,还对官道整修、绿化和美化,这种清正勤政的官员,不只是过往客旅交口称赞,更重要的是他得到了当地民众的真心拥戴。与赵邦清同年中进士的袁宏道(中郎)经过滕县时有诗记述:“乘月过滕里,踏沙度薛城。山云封去马,野葛翳行旌。官舍栽花遍,民家种柳成。停车问父老,之子有能声。”此时赵邦清到滕县任职恰好三年,其治理能力就得到了当地父老的认可和赞誉。“停车问父老,之子有能声”!这看似平常的两句诗,写出了官与民的亲情,寥寥10字,力透纸背,可抵万钧!赵邦清在滕县的施政能力和政绩,既能看得见,也能经得起打听,他在百姓心中有好形象,在民间有好口碑。得到赵邦清救助、扶持起来的滕县民众,为表示感恩之情,自发地为他建起了生祠。

万历二十六年初冬,赵邦清被召离开滕县进京任吏部主事,后升任吏部郎中;在京任职4年,因直言于朝而遭到弹劾被革职为民。天启二年(1622年),赵邦清被重新起用,任四川遵义道监军参议,同年7月在奉命率军征抚反叛的途中病逝。赵邦清殉职后被赐谥为“光禄侍卿”,其子赵崇贤授于河南彰德通判。

在赵邦清被革职后,深知他的汤显祖为此大为不平,挥笔写下了《滕赵仲一生祠记序》,公开为他评功摆好。天启四年,钱谦益重返京城时于滕县赵邦清祠堂前立马凭吊,他在噪耳的晚鸦声中倍感凄凉,抚今思昔遂有《题滕县赵宰祠堂》诗:“播州新裹革,滕县旧栽花”,不胜依依之情。

赵邦清离开滕县去了,离开人世去了,可他人去政绩未息。滕县有识之士没有忘记他在滕县的功德!清乾隆五十六年(1717年)在赵邦清离世95年之时,滕县编修县志在“宦业传”中记上了赵邦清的名字,为之立传,说他:“为人朴率而饶有风力,不畏强御,治滕如治家;课农桑、督织纺,恒入其室而代为谋……至今父老颂公治行,怀思之,比之召父杜母云。”道光二十六年(1846),重修《滕县志》在“宦绩志”中如是说;光绪三十三年(1907),编纂《滕县乡土志》在“政绩录”中如是说。至今,滕州人对赵邦清清正勤政的政绩仍未忘怀。     (2012.5.29《大众日报》)

“花县”县令赵邦清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

 滕县整修驿道碑(现保存在滕国故城  大彦居图片资料)

“花县”县令赵邦清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

 正宁县赵氏牌坊

“花县”县令赵邦清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

 《滕县志》(清道光版)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