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南村的园地

 
 
 

日志

 
 

向 往  

2011-07-09 17:15:37|  分类: 善园集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历三月初三是滕城村古会,我和刘兄相约到滕城赶会去。

滕城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我家居住的村庄西南约二三公里路就是滕城,中间没有村庄遮挡,这里原是滕小国故城旧址。乡间传说,早年间滕国王子登楼远眺,欲穷城东荆河之源,望见水面上有两盏闪烁的明灯顺水而下,便弯弓搭箭射了去—谁知,这明灯乃是水兽的眼睛。恼怒的水兽因此兽性发作,以滚滚洪水向滕城围攻,逼得滕国只好往东迁城十余里。当然传说不必当真,可这徒有虚名的“滕城”村,在周围乡村居民的眼里,它仍是一个古老而多有美妙故事的地方。

据老年人讲,我村里有人在一个雾蒙蒙的凌晨早起碾米,还亲眼看到过滕城那地方呈现古城的奇景呢。休说金碧辉煌的楼台亭阁,就连城墙垛口都看得一清二楚。我童年时期曾把这神话般的传说信以为真,逢雾蒙蒙的早晨便站在家门口向滕城遥望,希望古城的奇景突然闯入眼帘,谁料到天地偏不与作美,这愿望总没能实现。

滕城村东有一座高台古庙,新中国成立后,庙内的神像全被打翻在地,道士也被扫地出门自食其力而去,古庙翻新成了学校。我三舅、三妗子在我童年时来此地教书,因而,我就成了这里的常客。其实,那时的滕城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美丽,而是和我家居住的村庄一样贫穷,茅檐低小,窄街陋巷。只有庙前的两棵老槐树是我没有见到过的,其中一棵我和表哥表妹三人手扯手都没有把它搂过来。我曾想爬上去玩,又听说树上的枯洞里里有个头大如斗的长虫,终于没敢往上爬。古槐树形状的枯老足以证明它年岁的久远,树皮鳞裂,有的树枝也拱着了地皮,恰如苍老的手背去尽情拥抱养育它的土地似的。然而,树叶却是一片墨绿,充满着无限生机。

滕城古会正值春暖花开的大好时节,农活也不算忙,每年赶会的人都熙熙攘攘,来自四面八方。交流的物资也是应有尽有,街街巷巷都摆得严严实实的。但是从文化大革命开始,古会也卷进了厄运的漩涡,今年勒令禁止赶会,明年宣布会址迁往他乡;再加上物产不足,人心混乱,古会便渐渐冷落下去。“文革”后期,舅父全家从这里搬走了,于是我也很少到这里来一趟。不过,童年的往事常常在我脑海里徘徊,不止一次地荡起我对滕城思念的浪花……

甲子新正,在滕城居住的本家到家中拜年,谈起这几年滕城村的变化脸上堆满了笑容,用他的话说“多数人家的小日子都过得礽礽的”。全砖到顶的瓦房已不稀罕,两层楼正在村中兴起,不少人家都伸出了一根电视天线的竿子,比矮了原先老槐树上的大喇叭头子。一年一度的三月三庙会,比前些年更热闹了。他临走留下一句话:“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说完的,反正你赶会去一看心里就有啦。”

……

赶完会,我和刘兄漫步在滕城村东的沙河滩上,脑子里还呈现着海市蜃楼般的滕国古城的幻境,和眼前这千年古城旧地几经变化的新村。我童年的向往究竟是什么呢?是古城还是新村?都不像。也许是对美好前景的追求,这是无止境的。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刘兄,刘兄不置可否,于是我们席地而坐开始野餐。在会上我们没有买什么好东西,只有一瓶烧酒,半斤咸花生米,几个紫花萝卜,一个猪舌,二斤热腾腾的毛芋头而已。

                              (1980年代此文发表于《枣庄日报》文艺副刊)

向 往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

 滕国故城(大彦居资料)

向 往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

 大殿(大彦居资料)

向 往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

 滕国故城碑林明代南北大官道碑(大彦居资料)

向 往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

 滕国故城碑林华世奎书写碑(大彦居资料)

向 往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

 张知寒先生为滕国故城书写(大彦居资料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