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南村的园地

 
 
 

日志

 
 

羊蹄子棵烧豆沫  

2011-12-31 11:15:12|  分类: 菜食集 饮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年写了一篇《冬天挖野菜》(《鲁菜研究》2008年第11期),谈到冬天的田地里有荠菜、青蒿可挖,并引用了苏东坡、陆放翁的有关诗句。苏、陆二先生生长在南国,在冬天见到野蔬以诗记兴,给后人留下了关于冬天野菜的话题;休说江南,就是现今江北的大部分地区,若逢秋末雨水充足,冬天不是雪盖冰冻的时候,野蔬也很多见。只是冬天寒气逼人,家有储存的白菜、萝卜可吃,人们大都不愿意为区区野菜之事到山坡、田野里行走,久而久之有些人把冬天也有越冬的野菜也好像忘掉了,凡提到挖野菜就以为是春天去做的事情,谈野菜的书籍也多这样说。

在鲁南地区,冬至过后田野里多见的野菜除荠菜、青蒿外,还有茵陈蒿、面条子棵、米团子等,这是见到也吃过的;有的野菜因没有吃过,也没有听说可吃,即使其味道甚佳也会在眼前放过。

在一个天气晴好的冬日,我于一片刨过花生的山地里挖野菜,有一位山村中年妇女走过来问我挖什么,我答可吃的都挖,她说“羊蹄子棵才好吃来。”“是吗,怎么做才最好吃?”她说“羊蹄子棵,烧豆沫,老婆婆来,盖上锅。”我问“是因为好吃,不想让老婆婆吃,才盖上锅?”她答“是的,以前都这么说。”当地把做饭称作“烧锅”,如烧餬涂(稀饭),烧汤,用羊蹄子棵烧豆沫就是馇菜豆蔬。“豆沫”同粥、辣汤一样,本是一种流质食物,上面所说的“豆沫”则另有所指,说的是磨出没有过滤的豆子液体,过滤出渣之后的液体,便是豆汁。馇菜豆蔬最好是用这种豆沫。我还没吃过“羊蹄子棵烧豆沫”呢,何不多挖一些带回家尝尝。

回到家中打开电脑查看,果然羊蹄子棵可吃,亦有歌谣:“羊蹄子棵,馇豆沫;客来啦,脱了裤子盖上锅;客走啦,大碗晾着小碗喝。”与我所听到的大同小异,只是“脱了裤子盖上锅”之句不雅,可能是加进了挖野菜男童的嬉戏之语。我在少年时剜野菜、割草是常事,家中养的猪羊也吃野菜也吃草,还要给生产队交“任务草”喂牛,往往是伙伴们结群去挖,边挖野菜边玩耍,因而所识野菜、野草较多,现在看网上、甚至书上所示野菜照片存有不少错误,尤其是对长得相似的野菜,如面条子棵和羊蹄子棵有人就分不清。

冬天的羊蹄子棵叶子紧靠地皮,粘上的泥沙较多,择菜时要把一棵菜按其分枝掰开成几部分,以利于清洗。然后烧开水烫过,在水中浸、淘。家中没有小拐磨,豆沫不可得,但豆扁、豆糁是有的,在水中泡一个小时左右,使其碎而汁白,与清水一起下锅,水开后放入切碎的菜,揭开锅盖馇煮,这样菜的颜色不变,待菜熟透后停火放盐。

第一次做羊蹄子棵菜豆蔬,对好吃与否心中存有疑问。到菜熟后盛到碗中品尝,确是不吃不知道,味道真很好,可以说羊蹄子棵做菜豆蔬,能与菜园中的佳蔬媲美。当地田间还有一种野羊蹄子棵,没有人吃它。

既然羊蹄子棵做菜豆蔬好吃,荠菜、面条子棵又如何?我尝试着做了,都比羊蹄子棵口感差。“羊蹄子棵,馇豆沫”,这是吃出来的民谣;要不,民间怎么不说“面条子棵,馇豆沫”,不也是一样顺口吗?陆放翁有诗:“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学问之事,的确如此,对野菜也是绝知此味要亲尝的。

  (《鲁菜研究》2013年第4期)

 

羊蹄子棵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羊蹄子棵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面条子棵
 
 羊蹄子棵(2011年12月28日摄于凤凰岭山地) 

 

羊蹄子棵烧豆沫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

 羊蹄子棵(大彦居图片)

羊蹄子棵烧豆沫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

 面条棵(大彦居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511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