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南村的园地

 
 
 

日志

 
 

春日小酌  

2010-04-24 06:09:04|  分类: 菜食集 饮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时节,文友赵君邀去山里看桃花。赵君家不远处就是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上年梨白桃红之时,我曾坐赵君的摩托车沿着草芽初绿的小路游览山乡景色,艳阳天、快哉风,尽情领略大自然之美。今年正值春光明媚之时佳约又至,于是再次前往。

经过赵君居住的村庄,他说不妨先看看村中的千年银杏古树,还有改作碾槽的庙碑。到村中看过树、碑,正闲步池畔听蛙之时,忽见几株榆树,树虽不甚大,榆钱已挂满枝条。这真是意外之喜,它使我回忆起童年的往事:春天每当榆钱可吃的时候,善于爬树的少年在腰间系上绳子,赤脚爬到榆树上,用绳子把地上的箢子提上去,大把大把地往箢子里捋榆钱。每遇到榆钱饱满的枝条,便折断扔到地下,嬉戏的儿童拾到后如吃冰糖葫芦一般随即就吃,爱称这种榆钱枝条为“毛娃子”。那时,村民常吃榆钱的方法是馇咸糊涂、捏窝窝、贴菜饼子。看着眼前的榆树,我说:“如今即使在农村也很少见到这种树木了。榆钱好吃,我已有20多年没吃过了。”赵君听后说:“这好办,我们现在就能吃上。今天吃春如何?午饭后再去看桃花。”于是赵君到家中开来农家建筑用的机械车,我们借以登高捋榆钱,然后走到河边掐枸杞头,再到他家菜园里拔蒜苗、割韭菜、掰香椿芽、摘花椒头、拔阳季葱、挖苔菜。

时鲜的青菜、野蔬采集到家,我俩满心欢喜,赵夫人却有些不过意,认为用这些菜待客太不像样,要到村里饭店叫几个好菜。我俩都不赞成,说今天吃春,饭店里没有合适的菜,家中有肉,有自种的花生米、新烀的老咸菜,这就足够了。

不一会酒菜上桌,老朋友无须客套,我俩临窗而坐举起杯来。喝一口酒,品两个菜,三口酒喝罢,几个菜品过,渐入酒兴佳境。此时看杯盘之物,无一不顺眼;听闲谈之事,无一不入耳。岂止谈菜?采集菜蔬“捋”、“掐”、“拔”、“割”形象生动的字词即是趣话;岂止话酒?酒瓯、酒杯、酒盅、酒碗不同的器皿名称也是谈资。对于饮酒,我俩有共同的感受,以为独酌虽然别有情趣,但总感到兴味不浓。一人饮酒,而且喝的浮想联翩,与月共舞,那是诗仙、酒中仙李白;作为我们常人,倒是三俩老友、同好闲来共饮才是畅快。如此小酌有可谈的话语,话题虽有转换亦能随之呼应;有相宜的气氛,情感虽有起伏也可与之喜忧。而时下所谓“请些不三不四的人,说些不咸不淡的话”的酒会,与易于表达真情、有真趣的亲朋小酌相比确实不是一码事。曾听一位权力在握经常到大酒店吃请的人感叹:真羡慕天气晴和时小饭店门外喝小酒的人,那才算喝酒,那才是享受!此人并非故意摆谱,确有“官身不自由”之意。

小酌贵在闲适、随意,人情为上,环境次之,酒菜又次之。赵君讲,几天前有朋友来赏春,他们饮酒于花树下,酒后躺卧在暄地上晒太阳,谈诗文、说农事,无不相得,真是流连忘返。我听后亦感其乐,誉之为上上酌。我说,今年回老家过春节,大年初一中午与30年前同开拖拉机的两位老友相聚,找小酒店无意间走入了我们都不知其名的澳门豆捞,入门一看不一般,既来之,则安之,品一品特色也未尝不可。在酒楼雅座老友小酌,与山中花树下友人畅饮相比,前者难得自由随意,只能算中上酌了。赵君问哪种才能算得上酌,我答今天便是:好朋友,好田家,好酒菜。

酒后,赵君还想着去看桃花,我说桃花不要看了,且看“菊花”吧。赵君理解为“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便说到那时再“把酒话桑麻”。他见我自指酒后苍颜,会意一笑,避开皱纹如菊不谈,却说人淡如菊,心向往之。这春日小酌我俩喝的不少,不过,孟浩然清远恬淡的诗句都还没有忘。

                                                               载于《鲁菜研究》2010.年第6期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