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南村的园地

 
 
 

日志

 
 

两棵古松  

2008-03-04 07:56:06|  分类: 善园集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我村不远的河边原有一片古老的坟地,遍长着没膝的蒿草,有两棵苍劲挺拔的马尾松,距十里八里路都能望得见,其中一棵树杈间长着一棵碗口粗细的椿树,乡人称之“松抱椿”,自然对其有不少神秘的传言。
        因为这两棵松树年岁久长,附近的村民便对它们既敬又畏。放羊、割草的孩子去坟地,家中的大人就教导几句:不要碰那老松树,弄不好会生病死人的。或许是在这种模模糊糊的意识保护之下,两棵松树得以在世上安安稳稳地生存了若许年,饱览了脚下坟头的起落。
        公元一千九百六十六年,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席卷而来。大风大浪锻炼出一大批“大无畏”的战将,就连昔日庙内威风凛凛的神像都敢镢刨尿击,两棵老松树还有什么可怕?“妈妈的,造反了!”只是树木没被钦定为“牛鬼蛇神”之列,因而就是造反最彻底的人也没想起向它们兴问罪之师。对古松敬畏的心理却被那把铁扫帚横扫一光,孩子们在树下玩火,大人敲点树枝、树皮聊补无煤之需倒是常有的事。没过几年,那青松遍体伤痕累累、瘢迹重重。
        后来,在“抓革命,促生产”的号召下,滕县大兴“平坟造地”之风,坟头被平了,坟下的砖石棺木被挖出为集体建设“服务”了,两棵老松树的立足之地到了非研究不可的时候。可它们生长在几个生产大队社员的老祖宗留下的坟地上,刨倒容易,胜利果实属谁弄不好会引起村民的械斗,经过几个村头头的反复商议,还是作瓜分状皆大欢喜。终于两棵古松在镐镢下躺倒,在斧锯下分尸了。我们那个生产队也分享了一段一米多长的果实,无奈木料太短不够派大用场,最后锯开用在了老牛拉的拖车上。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