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南村的园地

 
 
 

日志

 
 

酒 友  

2008-03-03 09:35:11|  分类: 菜食集 饮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年深秋的一天,午饭后听雨欲眠,忽有电话铃声,操机视之,乃酒友吴兄也。既是酒友,必有酒话,问之“何干”?吴兄说台儿庄运河古道再现“洪水走廊”状况,要我带上相机“快来快来”,以记此几十年不遇水势。吴兄时值“知天命”之年,家居运河道边,初次见此大水,以为奇遇,我远离运河之人不去一看更为遗憾,于是冒雨欣然前行。
   
那几天秋雨绵绵,京杭运河台儿庄段上下游涨水,南四湖开闸泄洪,致使韩庄以东运河水漫河床,浊浪翻滚,莫辨主航道,船只皆停,雨中观之真是隔岸分不清牛马。若不是近些年河道治理之工,定成水患无疑。此时只恨手中相机功能有限,只可拍摄水面局部。
   
沿堤看水,吴兄把我带到古运河码头。京杭大运河1800余公里,在考察申请加入世界文化遗产之时,专家称唯台儿庄仅存一段明清运河古道旧貌。就在此处,有酒家投资6万余元建造一仿古游船“聚贤舫”,大约是雨天之故,船上空无一人,店主正在岸上守望。吴兄携来存放8年的好酒,让酒家略备菜肴,我们乘小舟登画舫,在斜风细雨中开怀畅饮。
   
20年前编修交通志,我与吴兄相聚枣庄。他下过煤井、押过货船有喝酒嗜好,我志小才疏不拒饮酒,二人工作之余经常对饮。吴兄阅历多又有些江湖义气,我们相谈甚得,遂成酒友。那时枣庄公园还算幽静,门票5分,我们酒后常到公园草地仰卧,戏曰晒晒秽气。吴兄持有单位“富士”照相机,寄存在我办公室橱中,我常想一试。有一次我从家乡滕州为他捎来两条翻盒“白莲”香烟,他报之一只彩色胶卷,我用他练习拍照,学得一技。志书成,我们各回工作单位,相互思念对饮之乐。
   
十多年前,我到台儿庄公干,事毕匆匆找吴兄饮酒,至夜未归。翌日早晨他带我到老街吃早餐,看到各样早点、名吃甚多,价廉物美,犹存古镇纯朴之风,遂作一小文记之。
三年前续修交通志,原修志人员或升迁、或退休、或离世,唯我们两人赶上了“人生难修两次志”的机遇,也是酒友缘分。同在日照市培训史志编修时,一日午餐,我俩忙里偷闲找了一家酒店在室外树下饮酒叙旧,一斤高度白酒喝罢,都有些酒意,仍未尽兴,恰在此时天上洒下几滴雨来,直催得我俩乘出租车到海边、上酒楼,把酒观海听涛。酒友对饮,重在情趣,酒菜俱佳更好,倘若囊中之物不济,酒菜当在其次了。我们要了几样普通的海菜,每人两瓶二两装的北京二锅头,慢慢地聊了起来。不多时风雨大作,远处海浪滚滚,近岸树梢狂舞,楼上温度大降,这时我们正酒酣气振,反而增添了谈兴,扯天说地,不亦乐乎。至今想来记忆犹新。
   
眼前雨中的运河风光别有一番景色,酒友对此美景更是频频举杯,酒多话长,不计雅俗。谈起当年的老街早点之美,吴兄和酒家都说随着人多市闹已成为过去,抚今思昔,相互唏嘘不已。忽扯到陆文夫先生落魄之时雨中独饮之乐,激情倍增,犹如亲临其境,竟不知江南江北、我为何人。激情一过,忽又伤感,记起了鲁迅先生一首很有人情味的诗作:“风雨飘摇日,余怀范爱农。华颠萎寥落,白眼看鸡虫。世味秋荼苦,人间直道穷。奈何三月别,竟尔失畸躬。”“把酒论当世,先生小酒人。大圜犹茗
,微醉自沉沦。此别成终古,从兹绝绪言。故人云散尽,我亦等轻尘。”想当年范爱农留学归来报国,因孤且直而不为世所容,拳拳之心,付诸东流!今我辈虽半生碌碌无为,但工薪除养家糊口之外尚可为酒,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秋雨阵阵,时疏时密,扑打在运河水上。酒友的思绪正如眼前的秋雨秋水,时升时沉,跌宕起伏,这或许就是酒友相邀对饮之乐吧。


                                                      《鲁菜研究》2007年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