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南村的园地

 
 
 

日志

 
 

荒村余古驿  

2008-12-06 10:50:44|  分类: 夜阑集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深秋的一个星期天,闲来无事,我从滕州城骑自行车沿京沪铁路东的古道方位北行,去寻访思想已久的界河驿旧址。

界河驿旧址在今滕州市北界河村。界河村因河得名,河穿北界河村西流,新中国成立前邹滕接壤在南北大官道处以河为界,河北为邹,河南为滕,界河驿位于河北。明万历二十三年《兖州府志》载:“由滕阳马驿而北四十里为邹县界河马驿,在薛沙诸水之间。有城垣、聚落,驿亭轩敞,东望峄山,如在几席,亦胜概也。过者易马设食而不支廩济。”界河驿由邹县知县赵允升建于明洪武三年,后人多次重修,清康熙十二年曾奉文兼管邾城驿事务。清末,随着轮船、铁路、电讯、邮政的相继兴起,古老的马驿与“现代化”机具相比,失去了快速传递的优势,1912年津浦铁路全线贯通后,南北大官道上的驿站被邮政代替。曾在历史上发挥重要作用的驿站终止了,这也是兴于当兴,止于当止吧。

驿站专管传递官府文书和军事情报的人,或来往官员途中食宿及换马的事务。界河驿位于滕县、邹县之间,是一个处在乡村的驿站,可是这个驿站因在“驿路通京国”的南北孔道上,“丞困于迎送,夫疲于督责”的情形在古诗文中依然可寻。明清时代,赋诗于界河驿的官员、文士有许多,明代任职山东布政使的黄克缵有《晚秋饮界河驿》诗,晚明名相叶向高有《报满北上卧病界河驿诗》。这两人写在界河驿的诗,一个“秋饮”,一个“卧病”,食宿皆有,由诗可以想到,当年这个驿站对来往官吏的接待事务是比较繁忙的。黄克缵、叶向高都以清正廉洁著称,食宿于此也不会扰驿。黄克缵这么大的官员在一个乡村驿站用餐,竟然自愧十年为官,徒有虚名,是否对的起公费开支的这碗饭?叶向高因病住在“荒村古驿”,有所思的是“时艰应恋主,身病且忧生”,仍然没有把庙堂之事抛在脑后。史书记载这两人是心口如一、品德高尚的君子,并非以诗作秀,借以传名。驿吏接待这样的官员,自然也要小心侍候,但总比遇到贪官恶吏之辈要好应酬的多。接待无良的官吏固然不易,有关国家的信息传递更是不可小视。驿站的官位级别虽不算高,但责任甚重,试想,来往传递的信息,有的事大如天,有的十万火急,食宿、换马岂能耽误?守土有责,驿吏大约是要昼夜值班,如履薄冰,不敢稍怠的。

叶向高在界河驿有“荒村余古驿,萧瑟动微吟”的诗句。“荒村”乃诗家语言,据史料介绍那时候界河驿这个地方并不荒凉。“有城垣、聚落,驿亭轩敞”,还有四座庙宇,一座戏楼。在两县城交界处,怎么能有如此不同于一般的村落?想来定是因驿而兴了。也许正因为此地较为繁华,津浦铁路修建时为避开大量拆迁,将车站设在北界河之南,因此,客流、物流随之转移到了火车站附近。正如当年的临城(今枣庄市薛城区政府驻地),建设火车站时往南避开了设有驿站的北临城,火车站之处渐成繁华之地。最能说明问题的是,1925年出版的《中华民国省区全志?第四卷?山东省志》,在滕县条目“城市概况”中有这样的记述:“城周五里,为门四,砖甃颇固。城内街衢宽敞,道砌石块。商务繁盛之地,在通东西门之大街,及东西两关。古昔因东关临南北通衢,故商务特盛。自津浦车站,设在西关(距城半里)以远,西关商业骤盛,超过东关……”。驿站裁撤,铁路畅通,仅仅十年多一点的时间,城市格局就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变化,可见“交通兴,百业兴”古今一理。

这次寻访界河驿旧址,听村里老者讲述了许多北界河当年的盛况,观看了颇具规模的大石桥护坡石堤,还在村中见到了一块邹县交界碑。据一中年人讲,村里还有一块滕县交界碑,问之何处,似有不愿说明之意,只得罢了。滕州城以北古道旧迹仅存南北界河村一段,除此之外已无迹可寻。

荒村余古驿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

 原界河桥护坡石堤(大彦居资料)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