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南村的园地

 
 
 

日志

 
 

旧帖二则  

2008-11-21 05:50:38|  分类: 零星集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有位朋友在电话中告诉我,滕州城内的旧建筑“警报楼”拆除了。这位朋友很关心家乡的文物保护工作,对存世于六十多年、有特出存在意义的警报楼的拆除有惋惜之情。我不知道警报楼是否应该列入滕州的文物保护单位,不过我知道有些本来应该保护的文物建筑还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一个月前我去荆泉、莲青山,看到明代荆泉石碑、莲青山上规制古老的古桥还没有政府保护碑刻。对这种遗存是否应该列入“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呢?我认为应该尽快保护。

近年来,有些同志通过报刊、网上论坛,对保护文化古迹提出过不少建议,我也曾参与其中。究竟作用有多大呢?现将我在一家网站论坛上的两个帖子原文转来,一是感谢那位给我通电话的热心朋友,二是希望引起更多的人关注此事,大家共同为保护文化遗迹献计献策。(2006年11月26日)

在网上浏览《滕州日报》,看了《留住我们的城墙根》一文,心中多有感触,作为滕州人,很想为家乡的建设提点建议。我拿起照相机拍摄滕州城的旧时建筑,还是1997年的事。当时为开发城市商业区,王家祠堂东邻四合院正被拆除,我看在眼里,心中不禁阵阵作痛。因为在经过“文化大革命”血与火的“洗礼”之后,我亲眼看过为数不多的旧时典型建筑再遭厄运。建筑宏伟的文庙被拆除,别具风格的张锦湖故居被拆除,城内仅剩的一座石牌坊被拆除……,未被新中国成立前连年战争炮火轰掉,未被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城市改造 “改造”掉,未被“文化大革命”“革”掉的代表着滕县古文化的典型建筑,即将毁坏殆尽……,于是我拿起了照相机,寻找城内的旧时典型建筑,新兴街、王家祠堂、警报楼、麻风院、东市场胡同、西式建筑,还有那座城墙根。如今有人在说,海外提出把城市建在花园上是某某年,上海提出把城市建在花园上而是某某年,我们小城提出把城市建在花园上是近几年,从中可以看到城市建设观念的差距。保护城市旧时典型建筑,终于也引起了我们的重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文化层次的提高。王家祠堂东邻四合院拆除,被拆除者“长已矣”,留给我们的只有惋惜。现在滕州正改建新兴路,整修善国路,作为古文化城市在哪些地方还能看出“古文化”来,这的确是城市规划、建设者和每个市民都应该考虑的事情。我曾想过,旧时典型建筑被拆除了,可她的遗址还在,能不能像树立村名碑一样,在不妨碍建设和交通的情况下,把“性善书院”、“铁牌坊”、“文庙”、“张锦湖故居”等有较大影响的建筑铭石以记,作为教育启迪人们的一项挽救工程来做。这样,一来可显示古滕建筑文化遗迹,二来可警示今人、后人重视古文化建筑的保护,我们对被拆除的旧时典型建筑所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铭石纪事是件新事,但其意义深远,一定要把它作为一项传世工程认真对待,立项、撰文、选材,务必精益求精,要为邑人、为外地人、为海外人、为后人着想,切忌政治口号式的标牌出现。我想,这件事做好了,比花大笔资金把大理石滥铺在地面上的“高档次”建筑高明,比赶潮流粗制滥造的城市雕塑高明,因为它留住了古滕文化,提高了城市建设的文化氛围。让今人、后人评论,这是一项雅而不俗的工程,是一项美史工程,而不是一项丑史工程。滕州城内旧时典型建筑遭到几乎毁灭性的破坏,还是近几十年的事,趁着有些人对当时的建筑方位还能回忆起来,这件事应该及早去做。加快发展滕州经济是一件大事,保护和挽救滕州文化,加快发展滕州文化、教育同样也是一件大事,无论何时,二者同等重要。这只是个人的一点浅见,写出来供大家议论。 (2004年4月14日)

1月13日,《大众日报》报道省城济南正在为消失的老街巷立碑。这是城市文化建设的一项好举措,滕州市也应该即刻行动起来,做这件有历史意义的事情。新中国成立后,旧城区改造、“文化大革命”中“破四旧、立四新”、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开发,使得老滕县城内的文物建筑、老街旧巷逐渐消失,如今在这个文化古城里,除龙泉塔、王家祠堂外几乎看不到古城的痕迹。据新中国成立前的县志记载,滕县文物建筑、街巷众多。1925年编印的《中华民国省区全志·山东省志》“滕县”条目载:“县界内连邹、费、峄,外毗苏省徐、沛。幅员纵横数百里,田赋远逾他县,实为鲁省第一巨县”。“城周五里,为门四,砖甃颇固。城内街衢宽敞,道砌石块。商务繁盛之地,在通东西门之大街,及东西两关。古昔因东关临南北通衢,故商务特盛。自津浦车站设在西关(距城半里),还远,西关商业骤盛,超过东关,有银行、剧馆。县城内外商号,多系县民自设,贩运洋货,制造油酒,收买粱米、花生、梨、李,运销他处。城内西南隅,旧‘道一书院’今县立第一高小学校在焉。南关滕文公庙,内有模范小学。北关外一里,美国教会,楼宇云连,有新民学校在焉”。可见,当年的滕县因辖区大、人口多,物产丰富,交通便利而繁荣发达。古城文化经济是“历史名城”的一笔财富,新兴城市难以比拟,应该注重保护和开发利用。所谓“保护”,就是对现存的文物古迹要千方百计地保留修复,修旧如旧;所谓“开发利用”,就是依据史实对已消失的文物建筑、老街旧巷刻石铭记,给当地人和外地的观光者留下文明古城的良好印象。对已经消失的文物建筑、老街旧巷,不妨分批立碑。如“文革”中毁坏的铁牌坊、“文革”后拆除的文庙,性善书院(道一书院)旧址、高翰林、张锦湖、黄以元的居址,有名的庄号、当铺所在地等为首批立碑项目,作为建设文明城市的重要工程之一尽快出台,然后对有疑义的项目通过考察论证逐步实施。前几年,我在《青岛洋楼》(载1997年10月11日《滕州日报》)文中这样说过:“改革开放的青岛正以新的面貌吸引着海内外游人,这些近百年的洋楼建筑也在向人们诉说着青岛的历史变迁,观光旅游的人需要更多的了解它。我想,对这些洋楼除按原貌保护修复外,不妨在各个楼房的适当位置,用中英文简述其建筑时间和主人的变换,犹如介绍‘文物’,作为城市建设这是一项有意义的事情,游人也会感兴趣的。不过,刻石记事要切忌‘文革’时期‘阶级斗争活教材’的用语,因为这不是做政治宣传牌。保护史迹,吸引游人,不能煞风景。”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应以客观公正存史的心态对待。前些年栖霞有名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牟二黑子地主庄园”,在升格为国家文物保护单位时就改称“牟氏庄园”,四川刘文采的庄园现称“刘氏庄园”,为什么这样称谓,应该深思。碑石的用料设计、文字要严把质量关,经得起世人的评说,经得起历史检验。滕州市几年前立的村名碑,文字就很简洁,也没有广告式的署名,甚为可取。我以为,落款仅署年月日即可,地方志对大的政绩都有记述,后人不会忘记,这比暂求虚名高明的多。 (2005年1月18日)

旧帖二则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
已消失的“双王亭”(大彦居图片资料)
旧帖二则 - 孙清鼎 - 孙清鼎的博客
 
 已消失的“警报楼”(大彦居图片资料)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